汕头命案调查:男子杀5名家人后纵火, 亲属称其生前......

2018-08-24| 发布者: 蓝蓝| 查看: 129651

案发现场已被封锁六具尸体“着火了!着火了!”8月8日,神山村村民翁秀娥比往常起床稍早,清晨五点半左右,她正在自家屋外收拾柴草,突然闻到一股焦味,“开始以为是谁家烧糊了饭。”翁秀娥走到巷子里才发现,邻居郑 ...


案发现场已被封锁



六具尸体
“着火了!着火了!”

8月8日,神山村村民翁秀娥比往常起床稍早,清晨五点半左右,她正在自家屋外收拾柴草,突然闻到一股焦味,“开始以为是谁家烧糊了饭。”

翁秀娥走到巷子里才发现,邻居郑昂钟家正冒着滚滚黑烟。翁秀娥喊了几声,屋内没有动静。喧闹中,越来越多的邻居发现郑昂钟家起火,有人尝试顺着窗户往里泼水,可火势并不见小。郑常源家与郑昂钟家只隔着一条3米宽的巷子,他冲过去后发现,郑家大门紧锁,他只能从隔壁翻墙进入院内。

进院后,郑常源发现所有门都是关着的。他推开大厅门时,先看到了郑昂钟的大女儿躺在竹席上,身上烧着火。郑常源提了一桶水把火浇灭,但女孩已经没了生命体征。“我碰了一下,发现身体已经僵硬。”

32岁的郑昂钟家里住着六口人,除了他,还有父亲郑灿彬和母亲阿卿,以及妻子婵珠和两个孩子。发现大女儿后,郑常源和其他刚进入院内的邻居,开始寻找其他人。

人们随后在另一间房里找到了郑昂钟的父亲,他躺在门后,嘴角有血迹,身上也有明火,同样已没有生命迹象。此时,只剩下后房尚有火未被浇灭,也是火情最重的地方,黑烟从里面滚滚冒出。郑常源试图进入后房,但门把手已被烧得滚烫,没能成功。

20多分钟后,经过一众乡邻的努力,后房的火终于被扑灭。人们进入屋后发现,过火最严重的是后房的长衣橱,里面装满了衣服。

在警方封锁现场后,8日当天,从后房里抬出了四具尸体,分别是郑昂钟本人和他的母亲、妻子、儿子。事发后4小时,汕头市潮南区发布官方通报称:在火灾现场发现6名被困群众,经现场确认死亡。现场发现有多个起火点,死者有明显外伤,疑似凶杀纵火。

发现四具尸体的后屋
火场里的凶器

8月9日23时,汕头公安局潮南分局发布该案通报称:已排除外人侵入作案可能。据了解,发案家庭关系较为紧张。经初步认定,该案系郑某钟持刀杀死5名家庭成员后,在家中放火,致其窒息死亡。

据郑家亲属称,他们早于官方通报发布8小时之前,被告知了这个调查结果。郑昂钟的姐姐、小叔等人被通知前往派出所,他们转述警方的说法,案发后第二天,警方再次进入案发现场搜寻凶器,接近中午时,在郑昂钟父亲所在的房间内,搜出一把装在袋子中的折叠刀,刀缝中尚有未洗净的血迹,这把刀被认定为作案的凶器。

此外,在郑昂钟家院子上的防蚊网,除了东北一侧被郑常源进院救火时割破外,紧临大厅屋檐的上方,也破了一个大洞。进入现场的救火者也曾注意到这个细节,郑昂钟的大伯觉得,洞的大小足以让一个人进入。郑昂钟的姐姐告诉记者,自己每次进家门都会习惯性地往上看,事发前一日她回娘家时,防蚊网还是完好的。事发后,她注意到这个破口有疑似切割的痕迹,是新的。

但他们表示,在向警方询问时,给出的结论是“火和烟造成的”。
更多的现场证据指向郑昂钟本人。在警方通报中,火场中发现6具尸体,其中5具身体有刀伤,无浓烟吸入症状,符合利器致伤死亡。另一具为郑某钟,体表未见生前伤痕,死因符合火场窒息致死。

据看到郑昂钟父亲郑灿彬遗体的亲属透露,在他脖子上有明显的刀伤。事发几日后,曾前往殡仪馆见过其他遗体的郑家小婶称,她所见到的遗体上,也见到了多处明显刀伤,伤口大多集中在脖子、肚子、胸口处。参与救火的亲友回忆,当日郑家大门被反锁,但在发现他本人和另外三位亲属遗体的后屋,房门并没有反锁。郑昂钟被发现时,身上穿着衣服,脸上和胳膊上都有烧伤,上半身呈挣扎状,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吐着舌头,两个眼球都突了出来。”


外面的“赌债”
郑昂钟的小叔觉得,谁家没有本难念的经。“就算有家庭纠纷,我也不相信他会这么做”

“人家说,虎毒还不食子呢!”小叔郑灿德觉得郑昂钟对两个小孩疼爱有加,他经常骑着电动车带着两个孩子兜风。

记者每次问及官方通报中的“家庭关系紧张”一事时,郑家亲属表示:这些都是次要的。郑雁燕说,“每个家庭都有,这些就不用问了,这些就不用问了。”但紧张的家庭关系,并非空穴来风。

郑昂钟小婶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提到了郑昂钟赌钱的事情。“六合彩有玩,时时彩有玩,但我们没有亲眼看见,不知道外面欠人多少钱,他也没来我这里说。”小叔曾劝他,不要再去赌了,郑昂钟只是说:“玩玩而已,玩玩而已。”邻居郑亚芳记得,2017年过年前夕和元宵节的时候,曾有人到郑昂钟家要债,她在隔壁院子里听过母亲阿卿因此骂过儿子。

除此之外,在邻居的印象中,一个月前,郑昂钟曾将家中的盘子和碗统统摔碎,过后买了新碗回来。郑昂钟夫妻俩曾吵过两次架,也闹过离婚。2018年5月末,小叔小婶为此还曾到婵珠娘家去过一次,劝婵珠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回来。

“因为家里没有什么钱,没钱他就让她老婆想办法。他老婆就怨他不像男人。”小婶说,郑昂钟不大听自己的劝解,更听他母亲阿卿的话。

巷子的尽头就是郑昂钟家

“借钱”与“不借”事发前8个月,郑母被查出癌症晚期,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郑家的困境。

早在20多年,郑父郑灿彬便因病瘫痪在床,一家人靠母亲卖菜维持生计,抚养儿女长大成人。后来,郑家在神山村村西购置一块儿160平的地皮,并搬进了盖起的新房。家里的生活一度有了好转。

2017年年末,郑昂钟的母亲常常感到胸口疼痛、咳血,郑昂钟带母亲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癌症晚期。郑昂钟的小叔小婶曾去医院看望,小婶赵芳梅记得,医生说“只剩下三个月时间了。”郑昂钟家本是低保户,家中负担较大。在医院住了20多天后,便回到神山村。母亲得病需要照顾,父亲又瘫痪在床,不得已,郑昂钟与妻子婵珠彻底放弃了外地的工作,回到神山村。母亲突患重病,使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加雪上加霜,家里常常因为钱的问题争吵。而郑昂钟也在继续参与赌博,据其小婶说,他抱着一种“家里没有钱,我去翻一翻”的心态。镇上杂货铺的老板小周告诉记者,“(玩时时彩)几乎没有给你思考的时间,头脑一发热,钱就投进去了。”小周说,镇上就有家庭因玩时时彩吵架、卖房卖车卖地。几个亲戚中,数小婶家和郑昂钟家关系最好。今年农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的前一天晚上,郑昂钟去了小婶家,并提出了借钱的要求。“小婶啊,过年啦,没钱,你找(借)五千八千给我。”

也在那时,郑昂钟的姐姐郑雁燕打来了电话。她问小婶,弟弟是不是在,并嘱咐小婶不要借钱给他。“我这里有钱给他。你们借给他,你们负责。”接到姐姐郑雁燕的电话,小婶明白了对方的用心,“她怕他去赌钱。五千也好,一万也好,一分钟就没有啦!”小婶告诉深一度记者,郑昂钟姐弟两人关系从小一直都很好,但因为赌钱的事情,姐弟关系也不比从前。小婶没有借钱给郑昂钟,并在第二天去找了郑父,郑昂钟的妻子在一旁听了借钱的事,也持支持的态度:“现在的确没钱,但借给他,就由他负责,我是赚不到钱还你的。”

郑昂钟妻子婵珠的朋友告诉记者,2018年3月份婵珠打电话约她出来,说“想工作”。那时因为婆婆患病,她回神山村有一段儿时间了。之后,朋友将婵珠介绍到神山村桥头附近的一家服装厂里工作,一个月大约能挣一千多块钱。

据小叔小婶介绍,郑昂钟从去年回神山村后,一直没有正经工作。“找了一个搬钢筋的活,那个工作又累又热。”后来郑昂钟身体吃不消,只干了十多天。“他基本上都挣不到钱,老是这里一天、那里一天。”2018年农历三月末,郑昂钟又去了小婶家一趟,还是为了借钱。但借钱目的是为了“还他妻子”,至于为何要还妻子钱,小婶也不知情。

小婶觉得,婵珠是个好媳妇,当年也是自由恋爱嫁过来的。今年因为“钱的问题”,夫妻俩曾争吵甚至动手,婵珠受了皮外伤,娘家人才把她接了回去。农历四月中,小婶去婵珠娘家见过她,她劝婵珠,“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回去吧。”半个月后,婵珠回到了郑家。


“到死都还不清”

几天之后,地皮以50万的价格卖给他人。郑昂钟母亲曾说,卖地的钱希望有20万借给女儿盖房,剩下的存到银行里,别让儿子去赌。但卖地的钱最终时如何处置的,小婶表示她并不知情。但钱的问题,说法不一。郑昂钟的大伯父告诉记者,他听侄女郑雁燕讲过,五十万中有三十万是借给她盖房子,剩下二十万放在家里,“给他母亲治病用,而且昂钟要去做生意。”但家属称,事发后,剩下二十万并未能在案发现场搜到,仅有搜出的2000多元和其母亲的一双耳环。

卖地后几天,郑昂钟把借的1500块钱还给了小婶家,并且买了一条烟答谢。小婶记得,郑昂钟那天特别开心。小叔、小婶再次嘱咐郑昂钟,好好用这50万块钱。那段时间,郑昂钟家里装了新空调,夫妻俩还在镇上换了新的电动车,车行老板记得他们买走车的时候,是7月10日晚上,“当时夫妻俩有说有笑。”之后的日子里,郑昂钟夫妻俩一直在忙碌准备着在峡山镇开一家砂锅粥店,直到开业前的头一天凌晨,郑家院内冒出滚滚黑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0条评论 129651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2001-2018 蓝色河畔 https://www.hepan.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粤B2-20080418 粤ICP备11103827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