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色河畔

搜索
春节 汕头河畔优选商家入驻
查看: 817|回复: 1
收起左侧

灰色恋人

[复制链接]
<

25

主题

348

帖子

471

小学四年级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4-10-18 16: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河畔

    x
    <P >灰色恋人<p></p></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1</FONT>.<p></p></P>
    <P >有些东西在我们不留意间丢失,无疾而终。<p></p></P>
    <P >然后我们在回忆里寻找,<p></p></P>
    <P >却不知现实里早已斗转星移,<p></p></P>
    <P >例如世界,例如人<p></p></P>
    <P >来不了,来不及<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2</FONT>.<p></p></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SITE</FONT>!他无可奈何瞥了她一眼,她正骄傲地居高临下地俯视他,手里还拿着刚拔下来的电脑插头。房间一片漆黑寂静。他站起身走向透着微光的房门,背后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FONT></P>
    <P ><FONT size=3>他猛地回身,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拽,把她拉出房间,拉到客厅,开了门丢了出去。像丢袋垃圾一样,轻而易举。毫不留情。</FONT></P>
    <P ><FONT size=3>接着他听见她在外面拍打着门,喊着他的名字。他赌气坐在客厅,听着声音渐渐小了。他知道她累了。他心也软了。声音消失后,他迅速走去把门打开。</FONT></P>
    <P ><FONT size=3>门外感应灯因为开门的响声骤然亮起。走道里空荡荡的。连风也没有。一股莫名的失落袭击了他。他伫立在门边久久久久地望着。</FONT></P>
    <P ><FONT size=3>然后神情呆滞地走回房间,那里一片狼籍。电脑旁边的小灯因为灯罩被拆去显得格外刺眼。墙上的画东倒西歪,散落一地的书和光盘,杯子碎片,摔烂的画框,撕烂的衣服,碎尸的玩具,沾到水的滑板。还有她那电池机身分裂的手机。他颓然地坐在角落,门边的角落,他觉得可笑,觉得可怜。这一地的荒凉。</FONT></P>
    <P ><FONT size=3>他在黑暗里凄凉地笑着。</FONT></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3</FONT>.<p></p></P>
    <P ><FONT size=3>下雨了。一个匆忙躲雨的路人猛地撞了她一下。她表情呆滞的随着滑下跌倒,然后又茫然地爬起来晃悠地继续走。像孤魂一样,轻飘飘地在街上晃。</FONT></P>
    <P ><FONT size=3>雨点很大,零散地滴落在城市这个灰暗的瓢盆里。一滴滴在她的头顶上,冰凉冰凉的,划下脸颊。滴在肩膀上是如此沉重。素描城市,如此失真,看不见生命的迹象。这是一个灰色的荒凉城市。</FONT></P>
    <P ><FONT size=3>她留着泪,拉紧身上的<FONT face="Times New Roman">T</FONT>恤双手交叉环抱着,赤着脚恍恍惚惚地走着。突然眼前的一个角落出现橘红色的亮点,是橘红色的!鲜艳的,温暖的橘红色。她惊讶。在她的世界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充满生命的颜色了。她兴奋地朝着橘红色的亮点跑去……</FONT></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4</FONT>.<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P>
    <P ><FONT size=3>他说,我们分手吧。我没有说话,呆望着窗户外喧腾的气氛。那些灰色调的景物是在活动着的,仿佛是在播发一部老电影。有时我认为眼前的仅是幻觉,只是在做梦,梦里世界失去了颜色,梦会醒的,世界会还原的。他怀疑我没听进他的话,敲了敲我面前的桌子。我转过头认真地凝视着他,微笑地说,好的。我失去追求的权利。所以我理当妥协。看着他瞬间落寞的表情,为什么‘好的’要承接着坏的,成为结束语?</FONT></P>
    <P ><FONT size=3>我们该这样结束?我没有的选择。</FONT></P>
    <P ><FONT size=3>我们一起走出咖啡馆。我走在前面,没有再和他说话。望着地上暗灰色的身影,独自一个人走着。一直认为地上的影子是与自己最亲近的,不离不弃。蓦地,他上前拉住我。同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我才恍惚间回过神,惊魂未定地望着他。</FONT></P>
    <P ><FONT size=3>我在他眼里看到恐惧。他说,你……然后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用力地抱着我。那种力道像要把我嵌进他身体里一样。我站在他怀里,看见灰色的人群在看着我们,听见汽车司机正在对着我们破口大骂,他身上没有生动的颜色,他看起来就是电视里一个正在播放的黑白无声的镜头。这个世界犹如废墟般空洞。灰暗。我在笑。笑出眼泪了。他拉着我离开了马路回到人行道上。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苍白冰凉的手指。我的手指一直是这样的。</FONT></P>
    <P ><FONT size=3>始终还是无法放手。不断地吵架,不断地伤害,不断地付出,不断地失望。我们都过于爱自己了。</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
    <P ><FONT size=3>飞的时候,我感觉到生命的喜悦。</FONT></P>
    <P ><FONT size=3>曾经。他拿着滑板,满身是汗,兴奋地指着一栋大楼的门前的阶梯对我说,那里,我飞下去了。我望着他的喜悦,悲由心生,妒忌他的快乐。他为什么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却不能?</FONT></P>
    <P ><FONT size=3>我摊开自己的手掌,放在他面前。说,我们都想飞,却都飞不过掌心的线。这是宿命。他挥开在他面前这只冰冷白皙的手,厌恶地瞥了我一眼。神经病。我尝到报复的快感。虚脱的疼痛。我讨厌自己绝望的心态。可是无力控制自己乖戾的脾气。</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
    <P ><FONT size=3>她不正常。我一直有这样的感觉。莫名其妙地思想,不喜欢热闹。任性妄为,说话刻薄……很多缺点,几乎没有朋友。有时我也觉得她不可理喻。有时又觉得她很脆弱。像一个玻璃娃娃,不小心就会摔碎,支离破碎。</FONT></P>
    <P ><FONT size=3>她是我见过的最独立的的女孩。像雨点一样。孤独。急促。还有飘忽。</FONT></P>
    <P ><FONT size=3>在广场,我们在那里玩滑板。她就在那儿坐着。在树阴下,穿着大大的白色衬衣和西裤,上面还印着学校的名字。肆无忌惮地坐在石凳上抽烟。长长的头发随风凌乱地飘着。我们都发现她,她坐在那个角落十分突兀,像一朵白色的茶花开在绿色茶叶中。有一天,她走过来对我说,你好。我们做个朋友吧。于是,我才真正看清她的长相。白皙的皮肤,清冷的五官,眼睛像黑夜里的湖,深不可测。行为很大方。她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对我呵呵地笑。她的手真的很漂亮。我瞪大眼睛低头微笑地凝视着她,好。我叫沈飒。那天,我是第一次触碰到她跟泉水一样冰冷的手。在炎炎夏日里。她的笑容天真。</FONT></P>
    <P ><FONT size=3>第二次,她去找我,在我开的滑板店里。她说,我要买鞋。我说,你自己看吧。接着我的朋友来了,狭小的空间顿时密集起来。我只顾着招呼她,她选了一双棕色的跟我穿的一样。她坐在椅子上,我蹲下帮她试穿。灯光昏暗,在朋友没注意的时候,我抬起头,她低下头,我们接吻了。</FONT></P>
    <P ><FONT size=3>像偷吃一样刺激。好玩。那些人回过神,我们已经结束了,都在笑,笑得他们莫名其妙。</FONT></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5</FONT>.<p></p></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她旷课去广场坐着看他们玩板。穿着校服。常常坐在地上,有时和其他玩板的孩子聊天,有时若有所思地发呆。深色的眼瞳带着浓郁的忧伤,仿佛凝视着森冷的废墟,眉头紧蹙。嘴角紧抿。分外倔强。</FONT></P>
    <P ><FONT size=3>下雨的话,他会在隧道里玩板。她站在隧道口,望着烟雨朦胧的城市发呆。这是一个生病的城市。她说。灰色的病态,昏暗,像梦魇,没有尽头。他站在她身边,斜睨着她。</FONT></P>
    <P ><FONT size=3>下雨,淋雨吧。说完,她已经走进雨中。她在雨里对他微笑。雨点在她身上溅起一个个小小的晶莹的水花,模糊了她与空间的立体感,模糊了她的存在。虚幻得仿佛会瞬间消失。他的心被沉重的不安猛烈地撞击到。匆忙走出隧道,在雨中抱着她。隧道口避雨的人都望着他们。她站到花圃上,头发湿哒哒地贴在脸上,笑得很开心地说,我想许愿。他想,有下雨天许愿的说法吗?她说,没有。不过我就是想许愿。于是她闭上眼睛,双手抱拳。嘴巴念念有词地嘀咕着。雨声太大他听不到,他在笑。</FONT></P>
    <P ><FONT size=3>在他房间里,没有灯光,隐约有微弱的月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她当着他的面脱掉湿透的<FONT face="Times New Roman">T</FONT>恤。穿着红色的暗花内衣,大的粗布裤,上面用鞋带做腰带系着。学他的。脖子上带着黑色的小珠链,头发湿漉漉地贴着脸和背,有水珠滴在胸前,顺着乳沟滑下。她站在他面前,呼吸急促,望着他吞口水。她眼睛直直地望着他说,给我……你的衣服。他噗哧了一声,笑了出来。他们都笑了。</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
    <P ><FONT size=3>现在。他想起当时的她。他还不了解的她。在现在,他们刚刚吵完架。满地的狼籍。他想,她应该等一下会回来的,她答应她父母回去读书的。他把她的手机捡起装好放在桌子上,修理她那些摔烂的画框。开始整理她暴力后的战场。</FONT></P>
    <P ><FONT size=3>同样是在追求自由,别人也说他们很相象,可是他觉得她很灰。万劫不复的深渊。</FONT></P>
    <P ><FONT size=3>他已经疲惫了。和她分分合合的纠缠,他累了。眼睛异常地疼痛。他睡下了。灯还是亮着的。他知道,她只喜欢灯火通明或乌漆抹黑。她说,她讨厌灯光昏暗。</FONT></P>
    <P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
    <P ><FONT size=3>灯光昏暗的房间。他们坐在沙发上,各自抱着一个枕头,靠在一边的扶手上。</FONT></P>
    <P ><FONT size=3>他说,刚开始玩滑板,只是觉得刺激,好玩。并没有想到以后为以滑板为生。当时的心情很纯粹。</FONT></P>
    <P ><FONT size=3>突然她说,把灯关掉好吗?我讨厌灯光昏暗。</FONT></P>
    <P ><FONT size=3>黑暗里,她又说,我喜欢画画,很喜欢。本以为会一直画,画一辈子。</FONT></P>
    <P ><FONT size=3>他问,那为什么现在不画了?</FONT></P>
    <P ><FONT size=3>她说,不为什么。接着她什么也不说了,心情很差的样子。她绝望地望着他的嘴唇,很薄,很小。看着他说话时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嘴唇的样子,她很难过,看不见那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她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孩的肤色到底是怎样的黄。</FONT></P>
    <P ><FONT size=3>他为了让她高兴,他拿了他的收藏,许多的滑板贴纸,各种牌子的贴纸给她看,一一介绍,他并不知道这些在她眼里只是一张张灰调子的纸片。好象是送丧的纸钱。他说,这些是我最喜爱的东西,就算有人出一万块,我也不会卖的。他态度很坚决。</FONT></P>
    <P ><FONT size=3>她笑了笑说,我家的墙上有许多的画,全是我和我爸画的。很多。有装饰的,有人物的,有风景的,有静物的。大大小小,新的旧的,拼凑着布满整片墙。我爸说,这些他不会卖。出再高的价钱都不会卖……</FONT></P>
    <P ><FONT size=3>以前我不相信宿命的,现在我相信了。</FONT></P>
    <P ><FONT size=3>为什么?</FONT></P>
    <P ><FONT size=3>命中注定的东西是我们改变不…</FONT></P>
    <P ><FONT size=3>他没给她说完,他插话,我们睡吧。无比讨厌她绝望的心态。</FONT></P>
    <P ><FONT size=3>她说,我们上床吧。他说,我觉得你不适合我。她耸了耸肩,没有关系。许多人都在做着不适合自己的事。只要我喜欢你。他说,你会后悔的。</FONT></P>
    <P ><FONT size=3>不会的,永远都不会。</FONT></P>
    <P ><FONT size=3>我们做了,就没有后悔的必要。</FONT></P>
    <P ><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5

    主题

    348

    帖子

    471

    小学四年级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4-10-18 16: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0cm; LINE-HEIGHT: 150%"><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6</FONT>.<p></p></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0cm;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你还是处女?他的脸贴着我的耳垂,含糊地说。陌生的肌肤相摩擦着。昏黑的,我的眼睛看不见任何色彩,一片黑暗。我不想回答他。只是恐惧地摇头。我看不到任何东西,看不到任何的颜色。所有一切都是昏黑的。我的世界从哪天开始幻变成死寂的灰城。我好害怕。这是一睁眼就要面对的恐惧。</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是希望能和他在一起。也许他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哀伤,我们的世界如此不同。我想看一看有颜色的他是怎样的,黑的卷发,健康的麦色肌肤,穿着素色的<FONT face="Times New Roman">T</FONT>恤,阳光洒在他矫健的身姿上,瓒放出年轻的光彩。他像只棕毛茂盛的狮子,有旺盛的生命迹象。</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亲爱的年轻的灰色恋人。</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紧紧地抱着他。听不见任何声音,看不见任何东西。她是如此地信任着他。他却在狠狠地伤害她,她都不爱自己,他又何必在乎她。既然她愿意给,他尽管拿就是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她疼,她痛,她哭了。他亲吻着她的眼泪。乖,别哭了。她哽咽着,好疼。她的手放在他胸前,不知道该推开他还是抱着他,感到孤立无援,仓皇失措。他咬着她的耳朵,你的耳朵很漂亮。</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她听见了,依旧有泪水从眼角划下,她推开他,想看清楚他的脸,她的灰色恋人。他说,不行,你这样,我很难受。于是她放开手,抱着他。</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血、眼泪、汗水融合在一起消失在柔软的布里面。她知道自己早已经回不去,那个色彩斑斓的,美好的,生机勃勃的世界了,她生活在暗无色彩的地狱,闻到血腥的味道。天堂是她仰望着遥不可及的地方。那应该是秋天,夜里,窗外。风狂妄地蹂躏着路边的树。所有的东西都逃不出掌心的命运线。必须承受一切该与不该承受的吗?她想着。想着。就到了世界的尽头。和他一起。在放纵中沉沦。</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他说的,我们一起放纵吧。</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天亮了很久。他醒来时已经十一点多,他站在窗口,路上许多放学的学生。他已经三年没有读书了。他想她怎么还没有回来?她一定是回家去了。克制自己不再去思索关于她的任何问题。他并不喜欢她,他这样告诉自己。</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生活始终是自己的。</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0cm; LINE-HEIGHT: 150%"><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过去。我出了车祸。一年前,<FONT face="Times New Roman">17</FONT>岁在工艺美术学校读书的时候。车祸的后遗症是有瘀血留在脑子里,手术后神经受损。视觉神经。从医院醒来,眼前一片模糊,然后逐渐清晰,白的墙,白的床单,身边围着穿白衣服的人,妈妈和爸爸穿着灰色的衣服,外婆穿着深灰色的,很奇怪。他们为什么都穿得死气沉沉。我当时还没注意到他们灰色的脸。病房也是,都是灰色调的。浅灰的窗帘,类似迷彩的灰色水壶,最后发现花瓶里居然插着深浅不一的灰色花朵,它们是灰色的,居然还开得那么的茂盛!揉了很多次眼睛,还是一样。那么的茂盛。灰色的瓒放着。</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我下床,感觉到世界不对劲。拉开窗帘,苍白的亮光射进来,窗外。非常的可笑。灰色的树,灰色的天,灰色的房子,还有黑色,对,还有白色。除了它们没有其他颜色了。木然耸立,了无生气。我不想相信世界在我一觉醒来失去了颜色,后来,后来我忘记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我希望好好的活,可是我看不到希望。每个人都想帮我,可是谁也帮不了我。他们除了安慰我看开一点,他们什么也做不了。我怎么看开?我所看到的东西已经阻止了我对色彩的热爱。</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车祸后,父母帮我转了学。一所普通的高中。一个星期有一节美术课,有一个人数不多的美术社。但是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热诚,整个人虚脱得无所可求。以前认真上文化课是因为想考上美院,继续画画。现在即使考上也没用了。我看不见物体的颜色。所有的。包括自己。</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对于新的生活,我是以拒绝的姿态对待的。生活本身就需要颜色。没有颜色我看不到任何活着的现象。逃课是我常做的事。常常一个人在街上走,茫然地走着,不去看人,不去看景物。恍恍惚惚晃晃悠悠的。不去思考任何事情。有时我想,就这么走着等待被车撞多一次。</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有一天,走到广场,看见有小孩在玩滑板,他们很快乐的样子。穿着宽大的衣服,脚上的鞋都很残破,鞋带松散着。我很好奇他们怎么能把鞋穿得那么地破。而且破得独特。我喜欢里面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他挺厉害的。我觉得他的样子带着我所喜欢的光芒,看他玩板我觉得快乐。以七天为限,七天一个轮回。如果我在七天里还能在那里看到他,我就去认识他。所以我在那里看他们玩板连续看了七天,他只出现两次,第七天,他也出现了。我走过去对他说,你好。我们做个朋友吧。</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所有的人都不了解我,我自己也是。我在寻找一些能安慰自己的事情,有时我心痛得生不如死。一直以为自己会继续画画,一直画,考上美院。做自己喜欢的设计。原本规划好的东西被人残忍地扭弯了。我恨那些对颜色根本不了解,不在乎的人。我知道我没失去颜色之前亦是这样,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了自己。我看不见自己的方向,对周围的一切丧失了认识。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可怕。</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长时间的旷课,终于还是被学校退学了。一个正统的通俗的学校本身就接受不了艺术的行为独特,标新立异。而况是叛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face="Times New Roman"><FONT size=3> <p></p></FONT></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阴天,在他们玩板的隧道,她坐在地上靠着墙看他玩板,听着清脆的敲板声,轮子擦地嗖嗖的响声。隧道灯光昏暗,她感到昏眩,在那种朦胧的灯光下,所有的东西都像是存在于镜头里面,一个黑白的带着许多灰尘的镜头。摆脱不了。没完没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他玩累了瘫坐在她身边。手抚摩着她柔顺的长发。</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她说,今天,我们学校终于做对了一件事。他懒懒地靠着墙问,什么事?很少听到她提起她的学校。她笑,带着讥嘲地笑,他们把我扫地出门了。教导主任,她说我是第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女学生。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他听完,脸上也是讥讽的笑容。他认为她肯定不是读书的料。人都是主观的去看待别人的,他亦不例外。这是他们刚认识两个礼拜时的事情。</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我看到他脸上嘲讽的笑容,我也泛起自嘲的笑。现在的生活完全脱离以前的轨迹,我和一群玩滑板的小孩坐在一起,在街上闹哄哄的笑着。他们有时说的我都不懂,我说的他们也都不太了解。我害怕这无可避免的陌生和冷淡。可是飒会在我身边,不管周围环境都热闹,他都会注意到我,不让我兀自发呆。我们总是在别人没注意的时候接吻。</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亲亲地触碰到对方的唇,然后离开。相视而笑,带着莫名其妙。不亦乐乎。顷刻,我会接受着这个荒凉的世界。</FONT></P><P 0cm 0cm 0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0cm; LINE-HEIGHT: 150%"><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7</FONT>.<p></p></P><P 0cm 0cm 0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她没上学的日子,行踪漂浮。有时消失无踪,有时突然出现。常常和我回家。带着许多小小的画,那些画色彩浓烈,用色大胆鲜艳。大多是花花草草,民间小屋的景色。我问她你最近在做什么?她说,什么也不做,睡觉。睡醒了就找你。我觉得好笑,找我干什么?上床?她讪讪地说,吃饭和睡觉。我只好大笑,你快变成猪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她不理会我的话,只是一意把她带过来的画挂在我的房间里,拼拼凑凑在墙上。我们睡在床上,纠缠着。她说,等到有一天,我们都失去爱了,我们一起到小镇里找间这样的房子住下,我要种上这些花,还有那些,它们特别香。特别是雨后。她伸着白皙的手在空气里挥指着墙上她的那些画。</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为什么要等失去爱?</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你有权利选择继续爱,而我没有。</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为什么?</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你有没想过世界,这个色彩斑斓的花花世界失去颜色会是怎样的?她支起身子,趴在我胸前,问我。</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没有。奇怪的问题。</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那算了。她转过身,不再理睬我,蜷缩在墙角。黑色的长发散放在床单和裸露在空气里的背上,显得十分孱弱。</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她完全的随心所欲。想出现就出现。想消失就消失。常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常常穿着我的<FONT face="Times New Roman">T</FONT>恤和牛仔裤,一副邋遢落拓的样子,抽很多的烟。常常钻牛角尖。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觉得她有些精神分裂。她那种极端的性格和行为让我感到不安。我觉得那些色彩绚丽的画不应该出自她这样一个阴郁、乖戾的人之手。我不喜欢漂浮的迷离的东西。这些扰乱了我的生活。在我的思想之外。</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人是自私的动物,所以我有时想,跟她保持界限,我们只是朋友。她总是说好的好的。每次都回答得很彻底。很和谐。很温和地微笑。好的好的。她常常这样说。语气很淡,飘忽得不着边际。反而让我觉得难受。好象瞬间丢失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心变沉。</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0cm;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0cm; LINE-HEIGHT: 150%"><FONT face="Times New Roman">08</FONT><FONT size=3>.</FONT></P><P 0cm 0cm 0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FONT>他总是反反复复地自我矛盾地制造他们之间的裂缝和修补他们之间的裂缝。他自己觉得好无聊,却无力截止。</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在她消失的第七天,他开始惶恐不安。她曾经对他说过,七天是一个轮回。所以有时她消失在第七天总会自动出现。这次没有。他从早上一直等,不是有意的。就是心绪自己开始意识然后等待。上午、中午、晚上、他哪里都不去,他出现在一些她可以找得到他的地方,玩板的地方,吃饭的地方,平时呆的地方。他告诉自己他是在过着原本的生活。没有什么,没有什么。</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时间过去了。她没有来找他。</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七天过去。七个星期过去。七个月过去。他知道了。也许她真的不会再来找他了。他解放了。但是他觉得更累。等待很累。他想,他已经爱上她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他看着她执意挂在他房间里的画,小小的方格里充满阳光和生命的笔迹。像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微笑,你好,我们做个朋友吧。</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他自始自终都不知道她是个色盲。他根本没有发现。他以后也不会知道。她在那天吵架之后,她第一次选择离开。她永远地离开了。</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她遇到人生的第二场车祸。她当场死亡。</FONT></P><P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2.5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来不了,来不及。<p></p></FONT></P><P 0cm 0cm 0pt 20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P 0cm 0cm 0pt; LINE-HEIGHT: 150%"><FONT size=3><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p></p></FONT></FONT></P>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河畔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