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河畔

搜索
春节
查看: 2081|回复: 2
收起左侧

废墟上的吟唱

[复制链接]
<

8

主题

62

帖子

100

河币

小学二年级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3-11-13 13: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河畔

    x
    一个孩子坐在废墟上,
    快活地唱着:我是个孩子,我很快乐
    这是个刚刚被销毁的城市
    乌烟瘴气的
    到处是刺耳的哭声,喊声,叫声
    战争的残酷
    人们的血迹
    绝望,恐惧袭上人们的心头
    惟独这个孩子
    不幸的是,人们以为他疯了,便不再管他
    那么,仅存的一丝希望之光
    被渐渐隐没
                                              ——题记
      
        已经记不起是第几个秋了。只是今年,格外的冷,才刚初秋,人们就已经裹上了棉袄,路边的梧桐树叶子被寒风吹得直打转,几时不曾落到地上。大街上的人寥寥无几,月月家门前的小马路上更是寂静的可怕,除了偶尔一两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人很快的闪过,剩下的只有凛冽的狂风和它做伴了。
        爸爸妈妈又在吵。月月把自己锁在小屋里,搂着心爱的布娃娃,眼眶里积满了泪水。月月用力地吸吸鼻子,她抱着客观的想法想让屋外的人知道应该赶快停止“战争”,当然——没人理她。客厅里的声调越来月高,以至于由才开始的责怪发展为谩骂。月月听着听着,狠擦一把鼻涕眼泪,把布娃娃恶狠狠地甩到一边,打开房门冲出去吼着:“别吵了,不如离婚!”话刚脱口,月月一愣在那里:自己……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了?吵声戛然而止,妈妈最先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到地上,搂着月月大哭:“看啊,好好的家被搅成什么样子了,干脆不过了也罢!”月月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呆呆地站着。以前斯斯文文的妈妈现在看来和卖菜的泼妇没什么两样。妈妈是一家公司的白领,说话做事一向知书答礼,温柔可佳,是月月心目中的女神,她时常幻想着将来长大要做和妈妈一样的女性,但是现在都不过如此了。妈妈在月月的心目中一下由最高跌落到了最低,月月好痛心。爸爸轻轻地叹了口起,很疲倦的样子,退到沙发边,一声不吭地抽着闷烟,眼神黯然无光。
       月月挣脱掉妈妈的怀抱,走进了自己的小屋。客厅里,一个在低声抽泣,一个只是抱着头沉默不语。月月突然觉得爸爸妈妈好可怜,他们只不过一直在做着不想却又不得不做的事,谁是谁非,月月说不出来。但她知道,自从爸爸和他那帮狐朋狗友没日没夜地出去喝酒,家里就从没安宁过一天。
       晚上,爸爸醉醺醺的回来了,满身酒气。妈妈责怪了爸爸几句,爸爸就借着酒疯和妈妈动起手来,两人撕打到了一块。月月眼睁睁地看着,害怕极了,她从没见过妈妈打人,更没见过爸爸眼光泛红,禽兽一般的揪着妈妈的头发,她喊哑了嗓子:“爸爸妈妈别打了。”也没人停下来多望她一眼,似乎她只是一堆空气。月月一狠心,钻进厨房找了把刀子横在脖梁上:“你们再打,就别要我这个女儿。”这一架,倒是把爸爸的酒疯给吓醒了,连忙松了妈妈扑上去夺掉月月手中的刀:“小兔崽子的,不想要命了是吧。”妈妈“哎哟”一声“我的宝贝”
    呀,一把抓过月月,仔细检查有没有伤到哪里,仿佛少了一根汗毛就要天崩地裂似的。月月明白妈妈的意思,摇了摇头:“妈,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放心吧。”妈妈疑惑地盯了月月一阵,以为她家里寻死不成,要到外头去。但她看到月月诚恳的目光,还是勉强答应了。门“嘭”地一声关上了。月月没想过,如果刚才她把到架在脖子上,父母还没有停下来的话,她会不会真有想割下去的冲动?楼道里,还隐隐听的见两人互相埋怨对方的声音…
       想不到外面还是这么冷,月月没加衣服,蜷缩在走廊里不敢出去。突然,楼上响起拖鞋“提他”的声音,妈妈追下楼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件厚毛衣:“给吧,穿上,早些回来。”月月借着依稀的月光看清了妈妈眼圈通红,她接过毛衣迅速套上,妈妈转身上楼去,月月望着妈妈有些苍白的背影,心里好不酸楚。月月上了街,虽然才7点多,但路上几乎没什么人,路灯一闪一闪的。月月找到了路旁的 电话厅,她打电话给木子,让她现在出来陪她,木子在那边嚷道:“月月,你哪根神经搭错了啊,现在什么季节什么时候啊?”月月听着木子的声音,握着听筒的手不断发抖,好冷,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好长时间没说话。木子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她在那边大声喊着:“月月,别走开,告诉我你在哪个电话亭?”“C-1-5。”月月一字一顿的说道。5分钟后,木子出现在月月面前,头发蓬乱,显然没来得及梳妆就直奔“C15”。“月月,你没事吧?”木子试探着问依着亭柱的月月。月月嘴角动了动,木子显然没听清,“他们又在吵。”月月两眼空洞的直视前方。木子明白了,她拉着月月:“走,去‘COFFEE’说吧,这儿好冷。”
        两人走进店里,找了张桌子坐下来,要了两杯雀巢咖啡,只是平常从不爱放糖的月月,丢了两块方糖进去。木子搅着热气腾腾的咖啡问月月:“你打算怎么办?”“不知道。”月月又丢了一块方糖。“你的父母从没问过你的想法?”“他们只当我不存在,但他们错了,我会是整个时间最有权的发言者。”木子押了口咖啡:“或许他们不想伤害你呢?”月月皱了皱眉头:“但愿不要,因为这样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木子抬起头,月月正望着窗外穿梭不息的车辆:“如果你的父母离婚了,你和谁一起住呢?”“一个人。”月月简单肯定地回答木子。木子摇摇头:“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月月说:“或许是了。”两人无语,静静地坐着,一直到打烊,月月一口气喝干了杯里腻的让人发恶心的咖啡,和木子一起走出COFFEE店。木子见月月不停的搓手跺脚,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把月月的手包好,“我送你回去吧。”木子歪着脑袋问月月。月月“扑哧”一下笑了,把木子着实吓了一条:“你忘了,我家就住在拐角处,很近啊,倒是你需要送呢。”木子也傻呵呵地笑了:“是啊,不过不用了,你赶快回家吧,小心你的父母着急。”月月点点头。临走前,她执意要把围巾还给木子,木子不要,说:“上学了再吧。”
        月月回到家,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看到她顿时松了口起,似乎心情很不错,爸爸不在家。月月想问爸爸去了哪里,但她不敢,她怕惹妈妈伤心。然而,妈妈却若无其事的告诉她:“你爸爸去了爷爷家,我们已经协商好了,明天离婚,月月,你跟着妈妈住吧。”“嗡”地月月脑袋大了,只觉得天昏地暗。
      一个活在废墟中的孩子,
      梦不再完整,
      但我们仍希望他快活,
      因为他是个孩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3-11-13 13:44:47编辑过]

    [color=#ff8d00]承认自己。。孤单[/color] [img]http://www.hepan.net.cn/UploadFile/20033121012953616.gif[/img][color=#007fff]我希望.....他能够疼我→虽然未出现 [/colo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105

    主题

    1万

    帖子

    205

    河币

    大学二年级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03-11-14 18: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完整的美丽

      完美是这个世界的弃婴。

          善良、单纯,
          随着岁月的流逝,
          能够余留多少?

          曾经拥有的,
          我自以为傲。
          一直想坚持的,
          却往往是最难的。

          这世间,
          容不得太善良,
          容不得单纯的女子。

          渐渐的,
          在跌打滚爬中,
          学会了保护自己。
          却再也做不到,
          完整的善良、单纯。

          一直怀疑,
          这是否是一个错误?
          又也许是一个考证。
          但也只有欣然接受,
          毕竟我们已经长大。

          不完整的善良与单纯,
          在我心里,
          是最美的。

          我愿守住这一份美丽。
      [IMG]http://delos.pe.kr/v/5p2.gif[/IMG] 化蝶。。余落于此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2

      主题

      865

      帖子

      130

      河币

      小学三年级

      Rank: 4

        发表于 2003-11-16 08: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碎玻璃城
        带着一身破碎
        黯然离去
        鱼说:你看不到我的泪,因为我在水里。 水说:我能感觉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河畔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